客家孩童难养 就寄拜给大自然植物

早年的客家人大多居住在深山僻壤处,依靠农耕为生。因为和土地、植物有最直接和亲密的接触,因此在客家人的生活和习俗里,就有了关于植物崇拜的独特内容。 譬如在闽西,客家的孩子如果“命硬&rdq

      早年的客家大多居住在深山僻壤处,依靠农耕为生。因为和土地、植物有最直接和亲密的接触,因此在客家人的生活和习俗里,就有了关于植物崇拜的独特内容。

       譬如在闽西,客家的孩子如果“命硬”不好养,那么只好寄拜给榕树、茶树等,让它们当孩子的干爹、干娘。而在每年的小暑过后,客家人还会举行“食新禾”仪礼,供奉“五谷大神”和祖先,以此表达对土地馈赠的感恩。

        实际上,在客家人的很多习俗里,我们还能看到很多植物崇拜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 每年小暑后“食新禾”
      客家的“食新禾”其实就是尝新米,时间上各地不尽相同。一般是在小暑过后,逢卯日举行。在乡间,人们将新割下的稻谷碾成米,做好饭后先供奉给“五谷大神”和祖先。之后,再邀请当时帮忙割禾的亲友和邻居一同品尝。

       而身居城镇的客家人,也变相地保留了这一习俗。他们会到集市上买点新米,与旧米同煮,再配上新上市的蔬菜和酒肉,也是“食新禾”的一种变通方式。客家人相信,苦瓜能够保佑大家,“乱绩”(指丝瓜)能保佑“大细”(指全家大小)、茄子能保佑老婆,因此在祭祀时,供品里的这三样必不可少。 客家孩童难养 就寄拜给大自然植物       客家“食新禾”仪礼
     实际上,客家人对“五谷神”的崇拜还体现在不少节俗里。龙岩连城北团每年元宵举办的“游大粽”,也会插上“五谷真仙”等和农事活动相关的纸塑人物。而每年除夕前一天,闽西客家人还要“蒸岁饭”。这种“岁饭”要供数日,取“岁有余粮”的意思。正月初二一早重蒸食用,一直到正月初五才能用生米做饭。不过这种习俗不尽相同,譬如福建宁化和江西石城等地的客家人,初二就可以用生米做饭。但到初五“五谷神”生日时,他们又禁止以生米做饭,以此来表示对其的敬重。

    孩子不好养寄拜给大树
    在闽西,客家人还有把孩子寄拜给自然物的仪式。在客家人的观念里,如果孩子们“命硬”或者“八字”不佳,可能会“克”父母。加上孩子如果体弱多病不好养活,客家人就会把孩子们寄拜给榕树、茶树或者桃树,让它们当孩子的干爹、干娘。他们相信,这样一来,孩子就能顺利、健康地长大,并且不会对家人造成不良影响。

      寄拜的仪式也很简单。客家人会挑个吉日,带着小孩来到树下,先用“三牲”祭祀,然后边烧香作揖,边对大树念念有词,表达寄拜的愿望。祭祀结束后,在树上系上红布条,就算大树应允收下孩子,寄拜正式生效。

      打这以后,每年端午和各种大节日前,客家人都要到树前祭祀,一直到孩子长到16岁成人。有意思的是,孩子还会取一个和树有关的乳名,如寄拜给榕树的,就称为“榕树子”、“榕树根”之类。

      樟树也是客家人崇拜的树种之一。早些年医药水平不高,一旦有人生病,客家地区的居民就会到一些古樟树下烧香,并刮下少许樟树皮熬汤给病人喝。过去客家人嫁女儿,还要做一对樟木箱子做嫁妆,可见樟树在客家人信仰里的地位。

    客家端午“悬葛藤”习俗
    葛根是客家人饮食里比较常见的一种食材。实际上,它的藤蔓,端午时节在客家地区出场的频率也相当高。
客家孩童难养 就寄拜给大自然植物
    在中国其他地方,端午在自家门上插上艾草或菖蒲的居多。不过客家人独辟蹊径,他们在家门口挂上了葛藤。与别处将葛藤附会为绑鬼的“铁链”、“神仙索”不同,客家民间传说则把它与唐末农民起义的领袖黄巢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  在闽西客家祖地宁化,就流传着这样的故事。据说在闽赣交界处,黄巢遇上了一个仓皇奔跑的妇人。但奇怪的是,她背上背的却是一个大男孩,而随她艰难奔跑的却是一个年幼的小男孩。黄巢见此情景心里生疑,便上前询问原因。妇人回答,背上的大孩子是自己的侄儿,已没了父母。因担心丢失被杀断了香火,故背着。而年幼的则是自己的亲儿,所以牵着。

      黄巢听完大为感动,便叫妇人回家后把当地常见的葛藤悬在门上,即能免受军队骚扰。妇人将此话传到村里,一村人都用这个办法保全了性命。因当时恰逢端午,这个习俗也就这样流传下来。不惟福建,如今在广东梅州等地的客家人家里,端午悬葛藤仍是重要的节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