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上海,有这么一位客家人

在上海,有这么一位客家人汪义生 教授在上海,有这么一位客家人......他的家开门见山,环村皆山,像坐落在偌大的天坑里。儿时,他在幻想的像童话里,想像跨在雄鹰背上,奋力冲

 

在上海,有这么一位客家人

汪义生 教授

在上海,有这么一位客家人......

他的家开门见山,环村皆山,像坐落在偌大的天坑里。儿时,他在幻想的像童话里,想像跨在雄鹰背上,奋力冲出九十九重天,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;这位山村少年有个梦:有一天他走出封闭的大山,向世人宣告,山野孩子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!终于,他从大山里赤脚走进复旦大学,用知识改变了命运:

那一年,这个农家孩子竟然坐到上海市政协大会主席台上,被选为政协常委。江泽民语重心长对他说,你是作家,要为人民写好作品......

他发现中国新文学史第一部长篇小说是广东梅县人张资平的《冲积期化石》,从而纠正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认为是山东人王统照的《一叶》的错误。

他参与被誉为“国家级文化骨干工程”的《中国新文学大系》编纂工作,并获国家大奖,还编辑过文学泰斗茅盾、巴金、叶圣陶、沈从文、李金发等人的作品,巴金还送他亲笔签名的代表作《家》、《真话集》......

他参与80年代初每年北京举办的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评奖活动,这是参加评选大奖的唯一客家人。他的评论陈建功、张抗抗、古华、蒋子龙等人的论文被作为评选的参考文章。

他发现并论证了巴金长篇小说《家》的最早的评论,受到巴金及文学史家的赞扬,使中国现代文学馆获得了宝贵的资料。

在新加坡举行的“世界华文作家代表大会”上,他是中央批准的唯一的中国作家代表,他作《关于中国当代文学走向》讲演,并回答了各国作家关于“中国当代华文文学走向”的提问,各国作家赞扬他是高水平的学者作家,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美国等争相报道这位“中国著名学者、散文家”,中国的《读者文摘》、《侨情文摘》还加以转载......

他的论文《撒在赤道下的诗》获得美国哥伦比亚美中文化交流中心的“千禧优秀论文奖”,该中心主任在祝贺信中写道:“我郑重向世界同行推荐这位来自中国杰出的学者......”

他被文艺界赞誉为“三栖作家”、“全才作家”(在编辑、理论和创作上均有建树)。他写出上千万字的作品:理论集《文学探踪录》、《玟瑰园遐思》、《中国先锋小说整体观》、《文学的现代流向》、《澳门文学简史》、《丘峰文艺论文选》(已出版第一、第二卷)等,著名文学史家陈鸣树教授认为“丘峰的文学评论与文学史同在”;他的长篇小说《空降团的女翻译》初版就达20万册,嗣后重版;中短篇小说集《夏夜,上海滩》、《当死神来临的时刻》等多次重印;散文集《醉雀》、《我家门前的龙眼树》等在当代散文上留下坚实的足迹;他创造了“电视散文”新文体:他的散文《春夜听雨》作为中央电视台的“中国电视散文展播”首播的首篇,《人民日报》还发了评论,并且获奖;他的《五彩枫》、《我家门前的龙眼树》、《莫干山访竹》等三篇散文入选上海及长三角中小学语文教材;他与汪义生合作的诗集《美丽梅州》已出版第二版。

他首创反映中国劳改、劳教生活的公开刊物《大墙内外》杂志,初版印了20万册,受到司法部发文赞扬。

他组织主持“世界著名客家侨领乡贤看世博暨上海客家联谊会成立25周年庆典”和“首届世界著名客家侨领乡贤峰会”,曾宪梓、何冬青、余国春、吴德芳、何侨生、赖锦廷、梁亮胜等几乎所有世界级客家领袖人物都参加,上海市委常委还会见了主要侨领乡贤。曾宪梓感动地说,这是上海集结的世界性客家领袖人物的会议啊,不容易,开得好啊。

这位被文艺界誉为罕有的“全才”的客籍作家,名字叫丘峰。